研磨介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研磨介质

原材料告急 矿物颜料市场靠什么延续

发布于:2018/1/19 20:53:47

关键词:研磨,绘画,石英砂,无机颜料
简  介:《国家宝藏》的播出让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传统文化,那幅曾在上一年引发“故宫跑”的《千里江山图》在节目播出后再度引发热议,除了作家王希孟的故事,《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色的秘密也让...

  《国家宝藏》的播出让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传统文化,那幅曾在上一年引发“故宫跑”的《千里江山图》在节目播出后再度引发热议,除了作家王希孟的故事,《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色的秘密也让矿物颜料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然而除了原材料稀缺外,化学颜料冲击、真假难辨、运用工序复杂等问题也让矿物颜料的生存面临着诸多考验。

  被广泛应用的矿物颜料

  矿物颜料是一种从天然矿物研磨提取出来的无机颜料,向来以来就在我国传统绘画的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矿物颜料在绘画上的运用不只仅局限于传统国画的绘制,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唐卡,其绘制所用的颜料就是西藏矿物颜料。据资料显示,绘制唐卡的颜料是从矿物、植物跟纯金、纯银中提炼加工而成,还有一些是把珠宝首饰研磨成粉末绘制,这些由天然矿物研磨出来的矿物颜料绘制在唐卡跟壁画上历经千百年依然可以颜色鲜亮。

  不难发现,无论是绘画、景泰蓝、瓷器、唐卡还是今天的文物修复,都能找到矿物颜料的身影。北京料器作为一种传统的手工艺,在制作经历中也会运用到矿物颜料,北京料器第七代传承人刘星表态,料器制作的原料主要运用矿物颜料,由于料器制作需要在上千度的高温下进行,普通化学颜料在高温之下会出现褪色,所谓的矿物颜料就是从天然矿石中提取出的稀有金属,跟高纯度的石英砂按一定比例高温烧制形成颜色丰富的料器原料。

  原材料抢夺战

  然而,随着工业开采力度日益加剧,原材料的稀缺成为了矿物颜料生产的一大难题。在西藏地区,运用矿物颜料进行绘画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虽然国内别的地区跟国外都有运用矿物颜料作画的历史,但受当地气候、温差以及成熟时间的影响,造就了完全不一样的原矿颜色,从传统上来看,藏传矿物颜料的制作只能运用西藏的矿材,也正是由于西藏地区特有的气候条件,形成了沉稳而独具西藏特色的“藏青色”。

  在藏传颜料传统的开采地拉萨尼木县,当地农民向来以开采矿物原料为副业,但前几年铜矿需求量大量激增,矿物原材料的开采跟铜企业开展了原材料的抢夺战。西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非物质文化遗产藏传矿植物颜料制作技艺国家代表性传承人阿旺晋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原材料的稀缺是他最为忧心的地方,西藏矿物颜料所用的矿物几乎都能在西藏找到,藏传矿物颜料中最为主要的蓝色跟绿色跟铜所需的原材料一致,这就使得矿物颜料跟铜企业抢夺原材料的冲突十分大。

  更为重要的是,在选材经历中,需要选择那些杂质含量少的原材料,据阿旺晋美说明,他们会尽量选取质量好的矿物进行颜料制作,由于每次开采矿物的质量不一样,原材料的价格也有所区别,顶级质量的矿物原料价格大致为每500g千余元左右,而通常状况下的原材料价格为每500g几百元左右。经过去杂质以及研磨等工序后,矿物颜料的产出率为50%左右。

  化学原料假颜料充斥市场

  原材料的匮乏已经让矿物颜料岌岌可危,化学颜料带来的市场抢夺战更是给矿物颜料雪上加霜。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一支32ml的化学合成颜料市场价格大约在5元左右,而一盒45ml的矿物颜料价格却在80-200元之间。

  阿旺晋美表态,化学颜料的冲击向来存在,一角度,矿物颜料的成本较高,人们普遍认为化学合成颜料的价格相对低廉;另一角度化学颜料的运用方法相比简单,而矿物颜料的运用则相对复杂。可是化学合成颜料在五六十年后就会挥发,而矿物颜料却能过程千百年仍然明艳。虽然市场上不乏化学颜料的冲击,但也有更多的艺术家认识到矿物颜料的优点,更加广泛地运用矿物颜料。其实,矿物颜料也并非昂贵到遥不得及,通常状况下一幅作品所用到的矿物颜料大致在五六十元左右,一般的美院学生都可以承担。

  “化学合成颜料带来的冲击确实非常大,但矿物颜料 跟化学合成颜料是能够并行的,像普通的广告跟习作没必要用到矿物颜料。”阿旺晋美补充道。

  除此之外,矿物颜料市场也存在着真假难辨、良莠不齐的现象,某院校国画系毕业生王女士表态,自己是近几年才开始运用矿物颜料的,在同等纸质的状况下,矿物颜料所拥有的均匀、协调、色彩鲜亮等特征,跟化学颜料的对比非常显著。可是,因为市面上矿物颜料的品牌较多,价格也相差非常大,所以很容易购买到假货。

  对于矿物颜料市场假货频生的现象,阿旺晋美表态,目前矿物颜料的购买渠道非常广泛,无论是一般的画店还是互联网都可以买到,可是这也给了不法商贩弄虚作假的契机,一些商贩将矿物跟化学成分结合的合成颜料当做矿物颜料进行售卖,这都大量地存在于市面上。虽然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很容易鉴别出矿物颜料掺假,但对大多数一般类型的消费者来说,肉眼的鉴别并不容易。

  抢救性保护初见成效

  面对原材料的稀缺跟铜矿的大量开采,政府相继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跟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跟《西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跟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在2014年颁布的《办法》中明确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应当采取限量开采、提升利用率等措施保护跟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密切相关的天然原材料跟珍稀矿产;严禁乱采、滥挖或者盗卖。

  阿旺晋美表态,能够开采铜矿的地方有不少,可是作为传统的矿物颜料开采地应这个得到应有的保护,近年来铜矿价格的降低也使得铜企减少了开采量,目前矿业开采几乎停止,他认为只要可以有效地保护,矿物颜料、铜企业以及当地百姓的开采能够并存。

  其实,国内一些地方的颜料生产已经领先感受到了原材料匮乏带来的寒冬,甚至一些颜料由于原材料的缺失已经不再生产。阿旺晋美表态,十分忧心这样的状况也会在西藏上演,可是他们在西藏别的地区又发现了新的矿源。其次,非洲以及拉美地区也会有铜矿的开采地,随着国际文化交流的继续加深,也会从那取得一些原材料。

  然而,像矿物颜料这样接受度较广的非遗技艺都面临着真假难辨、备受化学物质跟机械化冲击的状况,一些相对小众的非遗技艺更是陷入了后继乏人、青黄不接的困局,甚至很多非遗技艺都缺少品牌建立,远远落后于市场化的发展跟运作。虽然传统手工艺是一个继续更迭的经历,但对于一些濒危的非遗项目,仍需提供越来越多的关注。